首页logo右1(225*70)
首页logo右3(225*70)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刑事辩护 > 刑事案件

女子开旅馆自行分娩后不幸死亡 宾馆主人称看不出来是孕妇

时间:2016-04-14 11:09:05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        作为深圳市为数不多的一线女民警,孙玉莲每天都很忙。而这几天,她的生活跟一名素不相识的新生儿紧紧联系在一起。
4月7日,一名年轻女子独自在旅馆内产子,后因羊水栓塞导致死亡。当龙华新区观澜派出所女民警孙玉莲出警赶到现场,孩子已经奄奄一息———这名诞下的男婴被发现时,已经是母亲离世10多个小时之后。
与这一令人悲伤的场景相对的是另一个温馨的场面:孙玉莲不仅从这名母亲身边抢救了一个鲜活的生命,这些天来,只要有空她就会到医院看望孩子。孙玉莲呼吁有好心人能够伸出援助之手,帮帮这个可怜的孩子。
“当时孩子已经奄奄一息”
4月7日22时18分许,龙华公安分局观澜派出所值班室接到报警,称某旅馆310房间死人了,要求出警处置,而对接这单案件的,便是孙玉莲。“当时我正好值班,接到电话后,就马上赶到现场,”昨日孙玉莲回忆,事发后,她来到辖区内的宏盛旅馆,“去到现场的时候,发现孩子躺在地上,而孩子的母亲躺在床上。”床下垃圾桶旁边的地面上全是血迹,而且还有一名刚出生的男婴。
“刚开始,我还以为孩子也已经死亡了,”昨日下午,孙玉莲告诉南都记者,第一眼见到躺在地上的孩子时,孩子全身赤裸,没有穿任何衣物,而且第一眼已经看不出是男女了,“因为孩子的隐私处已经被自己的便便给遮盖住,整个人像被丢在垃圾堆里面”。
“我也是一个母亲,看到这个情景,心里很悲伤”,孙玉莲说,当时孩子眯着双眼,手脚乌青,还有一只蚊子叮在他身上,当自己靠近孩子的时候,发现孩子稍微动了一下,“这时,我就知道孩子还活着,只不过已经奄奄一息”。
“再晚些发现婴儿很危险”
随后,孙玉莲马上打电话给120,然后开始做一些简单的护理,“我立即将婴儿抱起来,找了一条浴巾给孩子包裹保暖,并轻拍几下孩子的胸口,婴儿受到刺激后发出了响亮的哭声,”孙玉莲如是说:“平时虽然也会见到这种生离死别的场面,但这种情况却让我感觉很可怕,很伤感。”
据法医鉴定,产妇赵某在宾馆老板发现报警前10多个小时已经死亡。经医生检查,该名男婴是早产儿,由于发现及时和处理得当,婴儿最终转危为安。据龙华中心医院主治医生称,如果再晚发现或延后几个小时送医院抢救,婴儿的存活几率就非常低。
“当时我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怎样把孩子救活,”孙玉莲说,当120救护车抵达现场后,来的却是一名产科医生,对新生儿的护理不熟悉,最后,在自己的协助下,开始在现场给孩子用专业的消毒液进行清洗。
“希望好心人伸出援助之手”
“孩子的外公不在了,剩下孩子的外婆在观澜,也是在打工,很可怜,”孙玉莲说,这些天来,只要自己有空,就会跑到医院去看望孩子,“孩子现在还在保温箱里面,等他出来后,我还要给买尿片、奶粉”。孙玉莲呼吁有好心人能够伸出援助之手,帮帮这个可怜的孩子。
据龙华警方介绍,一般女警都是做内务、窗口等工作比较多,孙玉莲是为数不多的一线女民警。观澜派出所陈所长说,孙玉莲平时工作认真、负责,“主要负责接出警,开展社区工作”。
通报
龙华警方:
初步推断系羊水栓塞致死调查和善后工作正进行中
4月7日22时18分许,龙华公安分局观澜派出所值班室接到观澜大道331号宏盛旅馆老板刘某电话报警,称该旅馆310房间死人了,要求出警处置。据龙华警方通报,接报后,观澜派出所值班领导立即带领民警赶到现场进行保护,调取监控录像,走访该旅馆入住人员,并拨打120到场。
警方调查发现,死者名叫赵某(女,1988年3月1日生,广东信宜人),2016年4月5日13时08分用其本人身份证登记入住该旅馆310房。4月7日22时15分许,该旅馆老板刘某到三楼查房,敲310房间的门无人应答,于是用钥匙去开房门,发现里面上了插销打不开。
随后,旅馆老板强行将门推开,看到室内地上和床上有血迹,于是拨打派出所电话报警。现场位于该旅馆310房间,一名女子赤身裸体躺在床上,地上、床上有血迹,地上还有一名刚出生的婴儿。
经随后赶到的120医生检查,证实该名女子已经死亡,婴儿生命体征平稳,是一名男婴,后送至龙华新区中心医院做进一步检查。经现场勘查和法医初步鉴定,现场门窗完好,门有反锁,死者体表无外伤,初步推断系羊水栓塞引发的死亡。目前,死者的小孩正在医院观察,生命体征平稳,相关调查和善后工作正在进行中。
回访 涉事旅馆经营者:
“根本没看出她是孕妇脐带也是她自己剪的”
昨日上午,南都记者来到位于龙华新区观澜大道331号宏盛旅馆,这家旅馆并不“独门独院”,门口处除了旅馆的招牌外,还同时兼挂了电脑行、美容院等。
“幸好发现不对后强行开门”
沿着楼梯走近二楼,楼梯口处便是该旅馆的收银台,收银台旁边是一家小型的美容院和电脑行。旅馆的客房在三楼和四楼,收银台旁边是一台缝纫机,老板娘正在对旅馆内的被单进行修修补补。
310房,是女子的死亡之处。此时,大门紧锁,门口处是一些口罩手套之类,除了这间房,其余房门大开,老板正在整理床单。
“生小孩到这里来,也不跟我们说,也不到医院去,”对于此事,旅馆老板娘颇有怨言。她说,“这么多天来,从来没见孩子的父亲出现过,只有家属不时找上门,要我们给他们安葬费。”
老板娘说,女子住进旅馆的时间是在4月5日,当时交了100元,说是住两天,一天38元,剩下24元作为押金,“如果不是因为已经过期不续住,而且几天来都没下过楼,我们根本不会强行去开门,那时候小孩就更危险了”。
“整个过程没听到婴儿哭声“
“当时她穿的衣服很宽大,我们根本没看出她是孕妇,”老板娘透露,当时根本没想到女子会在旅馆内生产,“我送她进房间的时候,还问她电视要不要打开,有什么需求,她自己说不用,‘我自己来就行了’”。
“她剪断脐带后,还有能力把孩子抱到地上,”刘老板说,该女子身上带有剪刀,脐带也是自己剪的,她身边有手机,“如果出现紧急状态,完全可以报警,我们房间都写有报警电话”。刘老板还说,观澜派出所就在旅馆旁边大约500米,只要报警,2分钟就可以抵达现场,而龙华新区中心医院距离旅馆才900多米,只要一个电话,也是能够迅速赶到,“整个过程,我们没听到婴儿的哭声”。
旅馆老板刘先生说,自己的孩子现在观澜读书,自己一家四口就靠这个小旅馆为生,事情没发生之前,一天还能有几百元收入,现在几乎一点生意都没有,“我现在心理压力很大”。 

徽金亚太王非律师,专注刑事辩护,13856968158。

合肥律师180网www.hf180.cn安徽刑事律师网www.xs180.cn 



分享到: 更多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
合作网站